Kasarin

自然崇拝 人類讃歌

龙裔和衣服

这原本应该是我在LFT上的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文章来着
LFT上从来只潜水的,没想过发东西

结果上次做的那个傻逼梦实在是让我想吐一马桶的槽所以我也选择了这里。

而且竟然还先于这篇写完了(/´Д`)/

于是我觉得这应该是我在lofter第二篇也是最后一篇。

(来这里光吐槽我真的好么?)

同样姑且列一下可能出没的隐藏cp(然而都不是cp向,放在这里只是为了防止踩雷)

Cartyle、Butkiin

--------------------------------------------------

事情是这样的:

虽然看南方公园已经很久了,知道真理之杖也已经很久了,被各种弹幕给剧透游戏剧情也已经很久了……然而我,15年都快过完了才撸了这个传说中的游戏……

要知道下定决心玩一个游戏并且把它通关对于一个几乎不摸游戏的手脑双残来说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又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说实在的即使到现在我的心情依旧久久不能平静(其实我写下这段话时离我初通才24小时不到)

有点这个感觉:


所以我刚撸完游戏,就爬到这里来看之前各种不明觉厉的SOT相关物品。

现在我终于不用看见龙裔出现就直接跳过了嗯,感觉就像任务解锁一样爽快。

结果我默默地看了好多关于龙裔的文………

什么类型的,都看了

甜的不甜的,黄的不黄的,说话的和不说话的,点进去的都看了(这不是废话么)

看得还挺爽的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每每在看到正爽的时候,我就会突然想起我自己的通关画面——

各位小伙伴们(说得好像你有似的),我其实真的很想知道你们通关时男主穿的是什么样子

我的穿成这样: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错,他戴着被宠坏的妓女假发以及女厕所买来的公主王冠,化着粉紫色眼影,刷着苍蝇腿一样的睫毛膏,脸上还有谜样红晕,衣服虽然是骑士装但是被染成了粉色(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干我不想回忆这个细节),另外这张图还显示不出来的是,他应该还拿着一个从奴隶先孙屁屁里出来之后得到的超级粉色震动棒……

二逼国王就以这样一副样子跟三贱客说:滚你们的劳资要回家了。

而被编好程序的三贱客特么的还觉得他很酷……然后这个游戏就结束了。

我当时简直都特么想自挂东南枝以谢制作组好吗。

看文看得再爽只要想起这个场景我就萎了好吗。



天地良心嘞,二逼他去流产医院的时候都不是这糙性的

我对我的二逼做了什么?

想当年他还只是个戴着小圆帽披着小披肩戴着猪尾巴小鬓角的纯真可爱犹太小盆宇啊。


--------------------【前方假面瘫真话唠出没注意】---------------------

--------------------【龙裔其实是死宅大逗比注意】---------------------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学名应该是杜瓦克因,我妈叫我小甜心,来了南方公园之后这里的人叫我大傻逼,非要我在小甜心和大傻逼里面选一个的话,我还是希望选择狗带。

我长着一头金色小卷毛,有点像Kenny,不过比他要短,衣服也是跟Kenny差不多的橘色连帽衫。

因为捏我的超级大傻逼想捏一个Kenny但是失败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反正认识那个肥巫师不久之后他就塞给我了一套标准犹太装备,因为我是犹太人。


我后来发现肥巫师十分仇恨犹太人,但是不懂他为什么每次给我加封的时候都能拿出一套完整的升级版犹太装备。耶和华呀我的主,我在自己家都没找到这么有犹太范的东西,我家的七烛台都不知道被我妈塞进哪个搬家大纸箱了。

如果我不认识肥巫师的话我会以为他对犹太人爱得深沉。

PS:即使是犹太人也不会随身携带小陀螺的好伐?

PSS:小陀螺就算了,割礼刀是特莫怎么回事呢?


然而这些也都不重要。

因为大部分的时候我其实是自己捡衣服穿的。

不,我家并不穷,衣服我还是买得起的。我很想穿我自己的橘色连帽衫,即使穿起来也不像Kenny,唉,像不像他也都不重要啦,主要是我想穿我自己的正常衣服,但是那群叫我大傻逼的傻逼们说不穿上装备会死得很快——


唬谁呢?你们不就是不想看到类似于精灵王流畅使用PPT那样的场景么?那你们敢不敢别在等人出招时掏出手机刷FB啊!你们就算这样废寝忘食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地刷FB也刷不过我好吗我可是5岁就已经有32亿好友的男人嘞天啦噜!

跑题了。

——所以我不喜欢说话,因为我思维太活跃,说着说着就开始朝着关乎宇宙生命及一切的方向发展了。我幼儿园的同学老师都觉得我很烦,所以我干脆放弃了说话,反正他们都是傻逼,不说话可以节约时间。


好了咯回到正题,总之结果就是我不得不穿那些各种奇怪小角落里翻出来的奇怪衣服,以及从被我打趴下的傻逼敌人身上搜刮出来的傻逼衣服,即使他们的衣服上可能还粘着我刚刚扔出去的屎蛋。

其实在他们的这个系统里也是可以买衣服的,如果能用诸如瓶盖、卷纸芯、Butters的畅销书之类的垃圾去换这些同样垃圾的衣服,我大概还会去光顾一下。


然而,并不能,我同你们讲,在这里,在南方公园,在这个安静祥和的小山村,在人类与精灵的千年战场,买这些垃圾,是需要法定流通货币的。


你特么当美刀是天上掉下来的么天啦噜!就算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也不会去买你们的垃圾衣服啊这是身为一个犹太人的我的觉悟。

不过巫师王和精灵王还是与这里的住民订立了非常人性化(或者说灵性化)的契约——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同你们讲,在这里,在南方公园,在这个安静祥和的小山村,在人类与精灵的千年战场,特么的竟然有人愿意拿美刀跟你换瓶盖、卷纸芯、Butters的畅销书。


PS:其实我觉得南方公园还是有救的,至少,我发现我拉的屎蛋并不能换钱。


然后你就可以拿这些美刀去换巫师王和精灵王官方出品的装备了啦!

屁啦!我去你个担担面!都能用垃圾换来美刀了我还去买你这些垃圾装备我还是犹太人吗我?!

所以装备什么的我就随便捡捡随便抢抢好了,美刀还是拿来买些能吃能喝的比较实在,在跟那些当地小傻逼打架的空隙随手掏出来享受一下,这是我在这个无聊战争之中的唯一娱乐——啊,除了听Butters的单口相声之外。

我就这么一直生龙活虎地奋战在人类与精灵的千年战场之上。

有时候我扛着被强行掰断的路标。

有时候我穿着公主家的破纸板。

有时候我披着圣骑士尿过床的床单。

我连别人扔在地下道的螃蟹壳都不放过。

反正只要想到我没有为它们花一分钱,我的心里就涌现出小小的自豪。

实在是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再次翻出肥巫师皇恩浩荡赐给我的犹太装备。

因为这些衣服看起来旧旧的,有时我怀疑这些都是他从那个犹太精灵王那里偷来的,不过精灵王看见我的犹太服装时也没有从地上跳起来揪着我的头发打,所以我的怀疑得不到证实。

事情一直都很顺利,直到我被一群女人带进了女厕所。


我听说过有人被强行带进男厕所挨揍的,但是我真没听说过有人被强行带进女厕所化妆的。

各位,我特么就是后面那个"有人"。


第一次出门就不得不为看上去像个弱鸡一样的小黄毛大打出手什么的,我忍。

被带到莫名其妙的邻居家去觐见什么狗屁国王什么的,我忍。

为这个狗屁国王去打大街上那些戴着塑料耳朵的蠢逼精灵什么的,我也忍。

特么的还让我学各种放屁技能再去打这些蠢逼精灵什么的,我还是忍。

不管你打不打这些蠢逼精灵最后他们都要把你扭送到精灵王那里去,我连这个都忍了。

什么?你要问我怎么都被女人拖进女厕所了还能忍?

因为想看女厕所吗?

屁啦我去你个阿鲁巴!我特么也是从那儿出来才知道那是女厕所的……

我也后悔没多看几眼……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那个破爹!我要是不假装跟这些破人搞好关系,哪天他们就亲自上门或者差遣家长上门甚至召唤老师上门跟我爹畅谈宇宙生命及一切!

然后我的破爹就会找到我说:

杜瓦克因,你什么都好,但是你能不能像一个正常小朋友那样……

那样搞毛啊!?戴塑料耳朵拿高尔夫球棍揍人踢自己弟弟(字面意思)像踢球一样或者是在自家后院盖一个五层楼高超巨大违章建筑还在里面圈养纳粹僵尸吗?!

鸡鸡玩个蛋蛋!

到底谁比较不正常啦!怎么看都是乖乖待在自己家里玩爱疯玩电脑刷FB刷推老老实实闭嘴不说一句废话给自己禁足更加正常好吗!

但是破爹他就是不懂嘞,所以我只好各种忍了咯。

何况我事后还能跟全世界一大半人炫耀我被一大群可爱萌妹恭敬地邀请进了女厕所还把我伺候得好好的。

当然这只是外交修辞,实际过程还是很惨烈的,一个男的在非自愿情况下进入女厕所通常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请注意,并不是说自愿进入女厕所的男士就会有好结果。

关于女厕所的知识我们今后再探讨,今天的主题是衣服。

大体来说就是这么回事情:这些女性盆友们需要我打扮成一个女的,帮她们中出叛徒还有混进流产医院收集情报blablabla的。

为了不被我的破爹叫去谈人生,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不让他发现我在南方公园交到的朋友全是男的而误认为我是fag,我只好接受了这个伟大的挑战。

咦刚才的fag为什么没消音呢?

在这个女厕所里我学会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但也产生了许多疑问。

比如为什么穿得不够婊那些女生就不让你去流产医院呢?谁规定不够婊就不能流产的?

好吧是那些小公举们规定的,麻麻,我觉得整个南方公园我单打不过她们,麻麻救命。

好的,所以,最后我戴着那个喜闻乐见的火红卷毛,穿着抹胸和热裤,大义凛然地走进了流产医院

还好还好,进去之后不久就薅了一套手术服机智地套上,这样一来露在外面的只有那个喜闻乐见的红色假毛了,现在我切身体会到为精灵王非要在他的王冠下面戴一个刚出土绿帽子的心情了。

带着这样一种心情,我在流产医院里体会了很多,也经历了很多,不,这经历简直太他妈多了好吗,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用针扎男人蛋蛋还跟纳粹僵尸打架的好吗。

最主要的是,你在经历这些的时候头上还一直戴着那个喜闻乐见的红色假毛。

PS:后来我发现肥国王十分讨厌红毛。对于这样一个襟怀狭窄的傻逼,我不得不说,唉,第一次跟他达成了共识。

所以最后我活着从流产医院大门出来的时候,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户外是这么美好:阳光,真是灿烂,天空,真是澄澈,空气,真是清新,公主家的纸板和圣骑士家的尿布,真是特么的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爆款我可想死它们了……

我全身心沉浸在这美好的大自然中,直到Butters出现。

哦,这货还活着啊。

好吧,我都忘了。

刚才进手术室的时候把他落门口忘拿了。

所以我拿起他走了。

走在路上,我发现这个小逗逼时不时斜眼看我。

我知道他的意思,这么明显的暗示谁都明白……

我不就是忘记换衣服了么你能别瞅我了么?!

然后我就把他放在马路边,自己滚进小巷子里换衣服了。

换好衣服回来之后,小逗逼低着头搓着手说:你刚才的打扮真好看。

-------------------------------------------------------------------

下面没有了,因为时隔太久我想不起要写啥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