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rin

自然崇拝 人類讃歌

来讲讲早上做的深刻的梦

第一次在这里冒泡竟然是发这么个东西我也是醉了。

但我确实不知道找谁吐槽比较好所以(ry

好像还出现了隐藏的cp:Creek+Style可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梦是控制不住的……

所以理解成友情向也完全没有问题。

其实说这么多没什么意义因为这个梦的主线跟这些屁事有屁关系啊。

其实跟南方公园都没有什么关系嘞。相关度有没有百分之一都是个问题。

----------------------------------------------
这一定是我有屎以来做过的带有情节的最可怕噩梦前三名,而第一第二名是什么我还没有想好。

故事的开头是什么样子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刚开始没多久这还是一个氛围轻松和谐愉快的梦来着,大致是我跟同事坐在某家店的吧台前喝饮料什么的,大家好像在说着待会看电影的事情。

说着说着,Craig过来了,坐在我们旁边。


没错就这是这娃娃嘞。好可爱的。

为什么我和我同事在外面喝饮料会碰上他?搞得好像我们认识一样。

其实我确实认识他啦,只是他不认识我而已。

不过既然是做梦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咯。

Craig坐下来之后,我善良而热情的同事们就开始跟他说说笑笑。

这里影射了前一天白天上班时的真实事情,那就是我们几个同事吐槽另两个住在一起的同事,他俩算是那种欢喜冤家吧,每天各种逗逼破事,就这样。

延续着白天轻松愉快的氛围我们也这么吐槽Craig。

对不起Craig让你躺枪了,但是梦是难以控制的请你不要怪我好吗?

别竖中指好吗?

好的。

Craig是个很好的人,虽然我们在吐槽他,但是他依旧保持着轻松愉快,跟我们白天吐槽的逗逼同事完全不同呢啊哈哈(棒读)。

然后他还非常开心地告诉我们说Tweek的妈咪都请他去Tweek家里吃饭嘞。


这就是Tweek,是Craig的同学。也好可爱的。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和同事们也非常的开心(所以我们到底在开心什么呢?不管啦,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这个梦一开始其实是非常开心的)

然后我们谈论起了待会要看的电影(或者是个什么展览,梦里比较模糊)的事情,虽然细节比较模糊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大家都很期待这个电影(或者是展览)

至于Craig期不期待,我不知道,因为这个梦后来就没他什么事了……


好吧。

我们继续。

大伙中有人开始透露这个电影的内容,其实他也不是剧透啦,只是在做预告而已。从他那里我得知了这个电影好像其实是一个恐怖片,或者说含有比较恐怖的部分。

从这里开始梦的走向就变得奇怪了。

因为害怕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可怕元素,我不再像刚开始那样轻松愉快,而开始变得有些战战兢兢的。

好不容易我们来到那个电影上映的场地,或者说举行展览的场馆,这个时候我都已经吓得捂眼睛了。然而你要问我究竟看到了什么把我吓成这样,好吧,我也想不起来了。

说到这里,还只是一个轻松愉快的好梦变得奇怪的过程,可接下来,就是一个奇怪的梦变成血腥惊悚片的过程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光捂眼睛已经不能缓解我内心的害怕了,我开始东躲西藏,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杀我一样,先是躲到楼梯下面,后来觉得不够隐蔽就换了一个更狭小的地方继续躲,最奇怪也最可怕的是我发现身边也有人跟我一样,在到处找隐蔽的场所。

我的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好的只是看电影看展览的呢?

终于在一片混乱之中我知道了真相:

一群纳粹分子要在这里搞屠杀。

咦?


我当时要是醒着我一定就是这个表情。

可我当时并不是醒着的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怕得不要不要的……

事情开始越来越混乱,周围和我一样紧张的人也越来越多,场面也越来越宏大(这是什么形容?)

总之形势严峻到当时我要是醒着我可能就出去抢电视了。


可是我当时是睡着的,所以我除了乱躲之外什么都干不了,连哭爹喊娘的方法都忘记了。

接下来,在一大片混乱的人群中,我发现有一群人别样不同,他们看上去情绪高昂(刚刚不小心打成了情趣高昂),心情愉悦,行动方向一致。直觉告诉我,跟着他们走,会有好事发生。

于是我跟他们混了过去,从他们那里我得知,纳粹只是来屠杀犹太人的,不杀中国人,中国人可以从这里出去。

哦。

哈?

咦?

好吧。


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

然后我就跟着他们朝出口走去了。

如果我当时是醒着的,一定是这样的表情:

跑到中国来屠杀犹太人你们是什么想法?!没看见周围全是中国人么?!没看见大家都出去了么?!哪里有犹太人啊?!

但是我当时不是醒着的,所以全身上下只有一种感觉:纳粹怎么还这么有原则捏?

在接近出口的时候,为了防止这是纳粹分子钓鱼(为什么我在梦里这么机智?),我还特意问了问守在门口的一个穿红色衣服的胖子。


不,不是这个,没有这个可爱。

大概是下面这种赶脚:


怎么觉得还没我胖呢真是丢脸。

反正我问这个胖子是不是中国人就可以走了,他波澜不惊地说是。

我爱我的祖国!

然后我就迈出了这个死亡之门……

然后我出门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下场内依旧混乱的人群,这个时候我内心冒出了一种奇怪的情感:

我不能丢下这些可怜的犹太人不管……

如果我当时是醒着的,我会说你还是赶快滚吧这里面全是中国人啊。

可我当时不是醒着的。

我转过身又迈进那个死亡之门,我又找到刚才那个胖子,或者是他的长官什么的,我记不清了。反正我问纳粹分子:

"你们是不是要屠杀犹太人。

"我来帮你们忙。

"我可愁犹太人了,我看见他们就发愁。

"哎呦真是愁死我了。"

纳粹分子被我的真诚打动了,他们把我留在室内了。

现在室内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废话),看得出来还有另外的中国人也被留下来帮忙了,也许是为了帮忙管住犹太人之类的吧……

虽然现在想想那里面根本没有犹太人啊!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反正我进去之后,在纳粹分子面前打马虎眼,趁着他们不注意,不知道从哪里抄起一把锈掉的美工刀揣进裤兜里。

说到这个锈掉的美工刀,其实这是我现实工作中的东西,经常出现在办公室的各种小角落(因为大家都嫌弃它)……我最近的工作要做一些手工,需要这把破刀来削木头,然而它真的是太难用了,我想这一定是我对它的怨念在这个梦里爆发了……

总之在这个地方看守了好久,终于,我听到外面响起了警车的声音。

哦哦哦有关部门终于来喽哦哦哦!我的内心是雀跃的!

这个时候那些纳粹头头都出去了,也许是为了看看情况,只留下了几个助手或者副官什么的在里面。

这个时候我望向右手边离我大概两三个座位远的中国人,我想对他使眼色来着,大意是想跟他传达这么一种情感:

你是中国人么?是中国人就转发,啊不,是中国人就来配合老子搞死纳粹。

结果我发现他已经自己开干了。

他在另一个中国人的帮助下掐住了他们那组纳粹副官的脖子……

没记错的话这个副官好像是个黑长直美女。


嘿我说你特么能别再瞎瘠薄配图了好吗?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犹豫了一秒左右,抄起破美工刀,冲上前去……

【以下内容好像涉及血腥暴力请不要介意】

……冲上前去,开始割副官的颈动脉……

虽然这部分我好像描述得很轻松,很愉快,很帅气,很牛逼的样子,但这只是因为我表达能力不到位而已。其实在梦里的时候我是真的很害怕,很紧张,很无助,很孤独的……我拿刀的手一直在抖,没拿刀的手其实也一样,全身都在冒汗。

加上这把现实世界中带来的破美工刀真的跟它在现实世界中一样破,我真的是割呀割呀怎么都割不破皮。

好在这个梦里的副官也特么是个傻逼她根本毫不反抗。其实她要是反抗我当时肯定就直接废那儿了。看来这个梦跟所有主流电影一样反派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以奏响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终极主旋律。

——如果我当时是醒着的我一定会这么想,可我当时不是醒着的。

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赶紧把她弄死弄死弄死不然待会那些头头们回来就完蛋了哦我仿佛已经看见了结局。

于是我灵机一动,既然割不动脖子,我就来戳你的钛合金狗眼吧。

所以我换了一种拿刀的姿势开始戳她的眼睛。

眼睛特么的竟然也这么难戳我也是醉了,不过后来总算是捅了个窟窿,奇怪的是并没有流多少血,只是一个黑黑的大窟窿而已。

目前正醒着的我表示,我花这么大力气,好像只是戳烂了一个充气娃娃的脸而已,我为(其实并不存在的)犹太人进行这样的自我牺牲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不知道是隐藏在哪里的主角支配着这个破剧情的走向,反正肯定不是我……

但是我当时不是醒着的,所以我还是非常虔诚地履行着我的责任。

戳了一个窟窿之后我好像没那么紧张了,这个时候梦里的我开始过走马灯,开始思考人生,开始思考生与死,开始思考杀戮与赎罪,开始思考卧槽尼玛我要是醒着我肯定会揍我自己十分钟。

终于,外面的有关部门应该是冲破了纳粹分子的防线,一群外面的人涌进了这个可怕的地方,那个时候我觉得就像是一群天使飞进了地狱。

比较莫名其妙的是冲进来的人既不是警力也不是军队或者别的什么鬼,好像都是一群很普通的无关人士,大家的脸上也都波澜不惊的,甚至有些莫名其妙。

妈的好莱坞电影都还那么多bug呢我做梦出点bug又怎么了。

反正在梦里我当时真的想冲上去拥抱他们每一个人。

然后我就冲上去拥抱了迎面而来的第一个人。

他是Stan。


妈的我打这些字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

不过在梦里,在这么一个严肃沉重的梦里我的反应是这样的:

我就像这样用宽广的怀抱捆住了屎蛋。
其实我都恨不得吧屎蛋捆成屎饼。

虽然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有关部门派来的救兵。

另外我还有个问题想问屎蛋来着。

可是美好的希望总是转瞬即逝,我还没来得及开口……

我就醒了……

我终于脱离了这个噩梦!

虽然我背上已经全是汗而且全身都在抖个不停!

但我躺在我自己的床上!

我生活在美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地上!

再过两三个小时我的闹钟就会奏响高昂的杀与艹之歌!

然后我就可以挣扎着起床换衣服刷牙洗脸戴口罩挤公交去上班了!

生命如此美好!

和平如此美好!

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

结果这个因为犹太人而产生的史诗之梦完全没有犹太人什么事呢。

好吧其实也不是完全没他们的事。

因为我最后想问屎蛋的问题是:

屎蛋啊你看见了Kyle没!

。。。。

。。。。。。


“请问管我屌事嘞?”

-------------------------------------------------------

【完】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