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rin

自然崇拝 人類讃歌

【无cp治愈向】Credence相关小短篇-欢迎回来-

一厢情愿地觉得要是Cre能进霍格沃茨就好了,于是脑补了一下他在霍格沃茨的第一个夜晚。

——————————————

今年的赫奇帕奇新生们气喘吁吁地把箱子扔在地毯上后,就没再发出什么别的动静了。这很不正常。

一般来说,新生们——不管哪个学院的——会在第一个霍格沃茨之夜叽叽喳喳地讨论如下话题中的一部分甚至全部: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学自动搬箱子的,魔法?”
“刚刚那个布丁,只有开学宴上才有吗?还是每天都有?”
“霍格沃茨,可算来了——我准备在周六周天去探索禁林,有谁想一起来的?”
“你的父母,他们都是巫师吧?是吗?不是吗?”

可是,今天的赫奇帕奇新生宿舍,首先是沉默,然后,有人提出了一个全新的问题——

“抱歉……请问……你是我们学院的新生吗?”

克雷登斯知道这个问题是在问自己。

分院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在座的人全都盯着他,虽然他一直低垂着脑袋,尽量不和任何人的目光接触,可他并没有聋,能听到学生们的纷纷议论。

“梅林哦,这是巨人的崽子吗?”“你看他那蠢样,应该是巨怪的。”“别紧张,只是个留级的赫奇帕奇而已。”“瞎说,留级又不用再分一次院。”“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连赫奇帕奇都不想要他。”

或许,不来上什么魔法学校更好?他怎么配得上这种地方呢?这里的孩子们,意气风发,精神饱满,十七岁的准毕业生们都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巫师了。

而他呢?克雷登斯·拜耳本,十七岁的时候想都没想过“魔法”和“学校”这两样东西。他认识的所有字,就是第二塞勒姆传单上的宣传语。由于他实在不情愿将这样的传单发给别人,还要被养母痛打。

分院的时候,他像一个过时的笨重摆件一样,搁在魔法学校一年级新生专用的凳子上,任由大家奚落。他要给邓布利多教授丢脸了。这位教授是斯卡曼德先生的老师和朋友,是他帮克雷登斯申请到霍格沃茨就读机会的,他现在应该就坐在背后的教师席上,但克雷登斯分辨不出是谁。是的,克雷登斯都还没来得及认识这位教授,就要给他丢脸了。

怎么能给斯卡曼德先生及其任何朋友丢脸呢?

要是当初留在美国自生自灭更好。

“你是我们学院的新生吗?”

现在,有一个他的同学直接针对克雷登斯发问了。

“是,是的。”他回答的声音极小,还在发抖,这样也许有一个好处:能掩盖一下他的非本地口音。他低着头盯着地毯上黄色的纹路,身后那张空着的床上也有这样的纹路,精致极了,光看一眼都能想象出它粗糙而温暖的质感,所以他不能像四位舍友那样不顾一切地坐上去甚至扑上去,毕竟这样的好东西不可能属于他。“我是。我叫克雷登斯·拜耳本。”

“哦……”提出问题的黑发男孩子扶了扶眼镜。“你好,我叫艾克·斯奈伯格。”

“那你和我们一样大吗?”克雷登斯正对面的金发男孩听到有人开腔,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他原本一扔下箱子,就正脸朝下扑进了四柱床的怀抱。艾克·斯奈伯格端坐在自己的床上,狠狠瞪了金发男孩一下。

不知怎的,克雷登斯有些感激这个眼神。

“我想我……十八岁了。”他还是如实回答。

这下,四个小室友都把目光聚焦在了克雷登斯身上。原来,他既不是骨架子大,也不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泰坦族的后代,他只是真的……年纪很大了。

“哇!我最大的哥哥也是十八岁,他去年毕业,可以自由使用魔法了!”一个脸蛋红扑扑的小男孩抢先道。“我叫伊安·伯恩斯!天哪,我还要七年才能随便用魔杖!”

“你好……我也不能随便用,要等到毕业才行。”克雷登斯认真地说,他衷心希望这能安慰到伊安。

“那你十一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为什么没有来霍格沃茨?我全家都是十一岁的时候收到的通知书,至少我妈是这么说的!你们家也是吧,马特?”

马特不住地点头。马特就是那个大大咧咧还被艾克瞪了一眼的男孩,他一头稀薄的金色卷发,面色苍白,但神情欢快。

“我们俩是邻居!”伊安补充道。“伯恩斯家和贝尔家!”

“我十一岁时生活在美国。”克雷登斯解释说——几个小男孩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马特还直接蹿了过来。“我和麻瓜们住在一起,他们……他们讨厌……魔法。”

前一秒还上满了劲儿的男孩子们一下子噤声了,但是没过多久,一句话没说的那个头发乱糟糟的男孩打破了寂静:“嘿,我爸妈也都是麻瓜,你们知道吗?收到通知书那天,我爸把我家全部的书都翻了个遍,想查出这事儿的来龙去脉。”

“麻瓜的书吗?他查出什么来了?”艾克似乎来了兴致。

“什么都没有!但我们还是决定按照信上面说的办法找找对角巷。我妈说,反正也没什么损失,而且她早就想去伦敦逛逛街了。”

“你父母真好。”克雷登斯由衷地说。

安静的空气又笼罩了宿舍。这不怪他们,真的没几个人知道该怎么对待一个严重超龄的、来自厌恶魔法家庭的新生。

在这种情况下,伊安的做法已经很棒了:他默默走到克雷登斯身边,拍了拍他的手臂——如果不是他比克雷登斯矮了几个头,他大概很愿意拍拍肩膀。

“没事,伙计,现在你回来了。”

“没错,欢迎回来。”艾克也说。

麻瓜出身的男孩则跑了过来,握住克雷登斯的手仰望着他,“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就不说欢迎回来了。但是你知道么?如果你一时半会儿跟我一样受不了巫师的生活习惯——老实说我今天被这袍子绊倒了三次——你可以放假来我们家,他们都是标准的麻瓜……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吗?我叫亚当·威尔斯,或许你听说过赫伯特·乔治·威尔斯,他是我亲戚——”

“我说,你为什么不坐下说话呢?我们已经这么矮了。”马特伸手扯开了这两个同学,同时制止了亚当漫无边际的废话。

听了马特的话,亚当扯住克雷登斯的袍子就往床上坐,仿佛他俩穿一条裤子长大。克雷登斯没反应过来,笨手笨脚地跌在了自己的四柱床上。

视线一下子降低了,他有些紧张地环顾了四周,就像被扔在陌生环境中的幼兽。然而他看到了四张愉快的脸,有的笑得十分开怀,比如伊安和马特;有个则笑得有点儿拘谨:艾克·斯奈伯格;亚当则一边咯咯笑一边扯着自己的校袍下摆,它被克雷登斯压着了。

他们确确实实都在笑着。克雷登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同时对他这样笑着。是的,这么多人。

麻瓜出身的亚当·威尔斯。

发型和性格都像书记员的艾克·斯奈伯格。

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总是很快活的马特·贝尔。

脸蛋红扑扑的伊安·伯恩斯。

似乎墙上那幅巨大挂画里的赫奇帕奇獾都在微笑。也许是看错了,克雷登斯提醒自己。

这就是纽特·斯卡曼德先生待过的学院。

而斯卡曼德先生也确实没有说错:如果你主动向分院帽提出想去的学院,它会考虑的。

“我回来了,大家。”他答道。


-fin-

评论(1)

热度(11)